美国狂人博尔顿:没有人比我更喜欢推翻人家政权

大家可能难以想象,以上种种嚣张话术,均出自同一人之口,可能许多人会在心中发问:这是哪位狂人?这么嚣张,推翻过几个政权?美国都没有你这么嚣张!

不巧,此人就是有着“没有人比我更喜欢推翻人家政权”之称的美国政客博尔顿——“根正苗红”的美国人。

听到是“美国人”,许多人就不奇怪了,美国口出狂言的人不少,疯言疯语的人更多,前总统特朗普在任期间不就带头胡言乱语,被封了个“特没谱”的名号,可事实总是喜欢打脸,特朗普胡言乱语不假,但鼓动的中美贸易战也确实为中国发展带来了危机,博尔顿的狂言下,也是许多政权尚未变寒的尸骨。

博尔顿,全名约翰·罗伯特·博尔顿,这个顶着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博尔顿家的小子,却不是个扔在人堆里就找不到的普通人。

1970年,博尔顿从美国大名鼎鼎的耶鲁大学毕业,同时获得法学学士学位和博士学位,这不是跳级,而是一个极高难度的动作。

在大学期间,他不但拿下了耶鲁大学颇具盛名的党派性期刊《耶鲁保守派》的主编职位,还是“耶鲁年轻共和党员”俱乐部的活跃分子。

学习好,政治觉悟高,怎么看都是一个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日后一定是为人民服务的好同志,但别忘了,这位政治新星是美国政坛的,不可避免地沾染了一些美国政治特色。

众所周知,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资本主义国家,接受了美国高等教育、美国政治熏陶的博尔顿,就像是美国资产阶级的一个缩影。

他生活的年代,恰逢美国在打越南战争,已经算是资产阶级精英的博尔顿,不出预料地用尽了一切手段躲避兵役。

尚且稚嫩的他给出的理由还不是“不支持无义战争”这种老油条的陈词滥调,而是坦露心声:“战争败局已定,我不想死在东南亚的稻田里。”

一个对政治充满了热忱的优秀青年,大是大非前用“怕死”躲避了是非观的追问,这就是美国资产阶级预备政治家独有的“明哲保身”。

躲避了越南战争,但没有任何履历受损的他,“有用之身”得到了发挥,法律系毕业顺理成章进入高级律所,出色的表现又使他接连当上了几个大律所的股东。

不仅如此,仕途方面也没有耽误,凭借着出色的履历,他担任了美国企业研究所公共政策研究所高级副总裁。

美国企业研究所公共政策研究所,听起来很高大上,像是一个政府机构,但他实际是共和党的一个党内活动中心兼两大智库之一。

这么一个集体财产,与官方一点不沾边,但作为美国两大执政党之一的财产,自然不是简单的民间背景,其副总裁的价值也不可简单一言以蔽之。

年轻气盛的博尔顿显然一如许多年前的天真,在面对独立检察官对里根政府调查时,一朝得势的博尔顿误以为共和党掌控了所有权力,多次在公众场合抨击该独立检察官遭到了反对,里根政府迫于压力,解除了博尔顿的职务。

这个署听起来高大上,实际上其职责并不大,仅负责美对外一切非军事援助,目标人群是国际社会上需要帮助、灾后重建的人们。

这个名字大到唬人的机构放在贩卖战争的美国身上,显得极其格格不入,但回过味就明白这是一个清水衙门,专门安置闲散官员。

里根政府将博尔顿放在这里,显然是想让他好好整理整理脾气,同为共和党的老布什总统上任后,就将他调任至主管国际组织事务的助理国务卿。

本以为博尔顿经过今年的冷静,脾气有所收敛,但博尔顿的表现生动地展示了什么叫脾气只会转移不会消失。

什么美利坚的利益,前提是自己活着,结果到了他自己成为了主管国际组织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后,却高举“为了自由民主”的大旗与国务卿联手炮制了反对伊拉克萨达姆政权联盟。

海湾战争不仅打响了美军的名声,透过美军建立了美国话语霸权的博尔顿和他的上司贝克,也打响了战争贩子的名声。

还记得上一次博尔顿撤职是因为骄傲自大,这一次收受献金何尝不是又一次骄傲自大,博尔顿在将怨气撒到萨达姆身上后,又将脾气换到了自大上。

时隔二十年,再回到研究所,博尔顿再也不是政坛上的无名之辈,回到这里当然也不甘于养老,他笔耕不辍发表多篇表现强硬保守主义的外交讨论文章。

他在这些文章中,不仅批判联合国的存在性,还反对保持《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甚至连美国的维和部队也不想维持。

2000年,美国政府换届,小布什总统竞选成功,博尔顿极有机会担任国务卿中的二把手。但党内人士赖斯对博尔顿的张扬极为不满,推举了其他人担任副国务卿。

博尔顿强势,在对外问题上既有优势,也有劣势,不适合单方会谈但极其适合多方会谈时为美国争取利益。

相信许多人都有这样的体验,过年聚会上,酒过三巡,宾主皆欢,八百年不见的亲戚都把酒言欢,偶尔聊两句家常当做调剂,但偏偏就会有些岁数大的因为一些小事跟人抬杠,不把聚会搅冷、搅散不罢休。

“根本不存在联合国这种东西,秘书处在纽约的大楼有38层,即使少掉10层,也不会有什么区别。”

“如果让我来改革联合国安理会,我只会设一个常任理事国,那就是美国,因为这才是当今世界力量分配的真实反映。”

2006年,共和党中期选举大败,小布什将在2007年1月卸任,这意味着小布什一切任命都将失效,包括对博尔顿的任命。

此消息一经传出,时任联合国秘书长用一句耐人寻味的评价总结了众人对博尔顿的看法:“他(小布什)终于做出了人们希望他做的一件事。”

2007年,在联合国闹腾了两年的博尔顿终于被接回祖国了,回望两年,美国在国际上依旧作威作福,以博尔顿为代表驻联合国的美国代表在联合国依然。

好好的和平交流国际事务的联合国大会,在博尔顿强硬的表现下完全沦为了美国威势的外显,其他国家敢怒不敢言。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博尔顿从此退出历史舞台后,随着2016美国大选的临近,这位熟悉的老头默默出现在了特朗普的竞选团队中。

特朗普加博尔顿,年轻人或许只熟悉前者,但经历过联合国那段“黑暗岁月”的“老人们”却无比头疼:这世道还能不能好了?

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这一职位,是完全由总统任命的,是总统“近臣”,如果和总统关系好的情况下,完全可与国防部长、国务卿并驾齐驱。

特朗普结合美国当时的境况,喜欢“退群”,奉行美国单边主义,积极回迁美国制造业,振兴中西部经济。

面对制裁了近三十年的苏丹,博尔顿无论换什么场合都是“希望他们听取美国的意见,不然美国将采取有力措施,包括对其政权进行更迭”。

为了解除美国的制裁,苏丹不得不照着博尔顿说的做,却越改越加换不来民主,民意之下,军方轻易发动军事政权,让政权更迭变为现实。

继萨达姆之后,又一国家政权倒在了博尔顿任上,但阔别国际事务领域已久的博尔顿,显然不准备就此收手。

“离天堂太远,离美国太近”的又一代表委内瑞拉从19世纪至今都在遭受美国的摆控,近年来美国在委支持的总统候选人屡屡失败,眼看这个摆弄了近两百年的家门口的石油、矿产“后花园”即将失控,美国不免加强施压,派出了强硬派博尔顿出马。

博尔顿也不负众望,面对媒体,直言希望委内瑞拉尽快完成“政权更迭”,更是坦言将“希望”寄托于委军方。

出道多年,博尔顿没有忘记当年的成名战,发现伊朗又不听见美国的话,立马在公开场合发表演讲,说:“美国的政策应当是推翻德黑兰政权”。

他现在是集中精力干大事,一身力气都用在了“中美贸易战”,结果身后一个博尔顿不是这里惹一个就是那里惹一个。

他“退群”是为了拉新的“小群”针对中国,博尔顿把人都气走了,剩下的国家看了,都觉得美国太霸道,不来合作了,那他发表那么多演讲,冲其他国家抛的“媚眼”不就白费了?

于是,两人的矛盾越来越大,一般这种情况下,老板不可能辞职,只能是博尔顿就这个员工辞职退出特朗普政府。

不敢上战场胆小如鼠的博尔顿却极力鼓舞战争,如果不是有美国这个强大的政权背书,博尔顿一生都没有用武之地。

但我们也看到博尔顿等上个世纪的“老美国人”在新的时代显得有些格格不入,经历过90年代、21世纪初美国耀武扬威的年代,世界格局中的“多极”蓬勃发展,美国的颐气指使开始遭到了大规模的反抗。

中国常言“多行不义必自毙”,美国称霸世界多年,与其说博尔顿“拆国”无数,不如说是美国“拆国”无数。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