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先入为主的误区需要有个支点

安瑟尔谟对上帝的论证,他自己并不叫本体论证明。他只是在回答学生疑问时,做出的回复。将这个给学生的解疑答复,称之为“本体论证明”的,就我所知,为康德首用。康德之前有没有用这个称呼的,有待未来能不能发现。

海德格尔让我对中世纪的思想,产生了一点点兴趣,几十年中最讨厌的就是欧洲中世纪的思想。所谓“黑暗的中世纪”。如今可以稍稍留意一些,看看中世纪“黑暗”之外究竟还有什么。

对于历史,尤其长时段历史(我叫大时段历史),用一个概念去定性,往往会误导人。比如说中国古代二千多年的历史是停滞的。历史性的根本特征就是没有办法停滞下来。

回到开头的话,中世纪思想不是源初意义上的开端思想,然而其中很多东西,却是后世思想的源头。比如“物”。中世纪对它的刻画造物,受造物。后世用受造物的中的某一部分,取代了造物。近代哲学并没有跳出中世纪思想的轨道,只是把车厢的联结顺序颠倒了一下。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