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尔顿:2020年美国选举不支持特朗普用17个月才发现他是外行!

6月21日,英国“每日电讯报”就前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的新书——“事情发生的房间”。对其进行了专访。博尔顿在专访中,对特朗普的执政方式进行了猛烈的批评,甚至宣称要“叛党”,在2020年选举中投票给拜登。

在接受专访中,约翰·博尔顿这位71岁的华盛顿资深人士对特朗普总统任期的不满情绪非常强烈,以至于他打算在11月的美国总统选举中投票给候选人乔·拜登,而不是投票给他曾经服务了17个月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他说:“2016年,我把票投给了特朗普,而不是希拉里·克林顿。现在近距离看到这位总统之后,我不能再这样做了。我关心的是国家利益,而特朗普并不代表我想支持的共和党事业。”

“特朗普作为一个总统,没有任何哲学思辨能力,更没有战略,”他解释说,“特朗普不知道美国的国家利益和特朗普的利益之间的区别。他把国家利益和他个人利益混为一谈,这对美国来说是非常危险的。”此外博尔顿对特朗普执政方式非常担忧。他声称:“他上任时对政府如何运作知之甚少,而且他也没有兴趣学习。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没有一位美国总统像特朗普这样。”

因此博尔顿表示,他觉得有必要写一本书,让美国人民知道他们的国家是如何被外行治理的。“当你身处高级职位时,你有义务说出真相,”他解释说,“上任17个月后,我担心特朗普不具备当总统所需的能力,美国人民需要知道这一点。”博尔顿的这本新书已经在欧美地区引发了一场争议风暴,一些内容正在被媒体疯狂炒作。

白宫的回应是试图停止发布,声称它包含机密信息。博尔顿称在写这本书时受到了特朗普政府的骚扰,特朗普政府屏蔽了他的推特账户,并拒绝他接触非。特朗普曾亲自抨击博尔顿,谴责他是“心怀不满的无聊傻瓜,只想去打仗”,而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则谴责博尔顿是“叛徒”。但博尔顿对自己写这本书的决定仍不后悔。

博尔顿说:“我有多年处理敏感国家安全问题的经验,我的书中没有任何可能损害美国国家利益的内容。我只是在关键的外交政策和国内问题上阐明事实,让美国人民自己思考。我想把这些事摆在美国人民面前,这样他们就可以自己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是一部总统失误的历史。特朗普表现得好像美国是一家小型家族企业,国家不是这样运行的。这意味着没有一致的主题或策略。”

博尔顿称,特朗普对中俄大国没有长期战略,朝核问题也没有长期战略,如何遏制伊朗也没有长期战略。“正是在这样的问题上,特朗普的能力不足变得更加明显。”博尔顿认为,尽管过去特朗普可能会召集经验丰富的国家安全专家,就关键问题向他提供建议,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现在已不再为政府工作。这是因为,特朗普对任何试图给他建议的人,都下意识存在抵触心理。

博尔顿特别担心的是,特朗普竟然认为,与其他世界领导人保持良好关系,是外交成功的关键。他认为,如果他与普京关系良好,那么美国与俄罗斯的关系也会很好。如果他与特雷莎·梅的关系不好,那么美国与英国的关系也不好。像普京这样的领导人明白他们代表了自己国家的利益,但博尔顿不确定特朗普是否做到了这一点。

博尔顿承认,由于伦敦和华盛顿之间的关系变得紧张,当初约翰逊在担任外交大臣期间经常联系特朗普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而不是通过正常的外交渠道。这样做的原因,就是因为约翰逊确实找不到其他人,能确切了解特朗普政府正在发生什么。对特朗普来说,他的管理风格就是没有管理风格。

不过诡异的是,博尔顿强烈批评特朗普,但却对副总统彭斯赞誉有加,称这位副总统是他的盟友。彭斯是罕见的没有被博尔顿挖苦的白宫高级官员。彭斯在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任职时,两人就认识了。博尔顿称彭斯是“强有力的国家安全政策的坚定支持者”,他可以很容易地与彭斯就一系列外交和国防政策问题进行对话。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