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爱出书大爆白宫阴暗秘事这个让特朗普慌到半夜开骂的男人是谁

在博尔顿的世界里,正如他的外交“名言”一样,“外交本身不是目的,一切外交的目的都是提升美国的利益”。

持续多月的疫情让美国经济停摆,全美数千万人失业,这已经令他挠头抓腮,结果,非裔男子因警察执法死亡一事又引发全美民众大规模抗议。席卷而来的多个危机已让面临2020总统大选的特朗普雪上加霜,偏偏又有人在这个时候给他“上眼药”!

据《》披露,该书不仅揭露了特朗普弹劾案的一些细节,还有特朗普曾向乌克兰施压调查拜登父子等不为外界所知的“总统往事”。

博尔顿是华盛顿政坛资深圈内人物。为特朗普做顾问时,他经常出现在总统身旁,参加高级官员会晤,并在一旁做会议记录。

美东时间18日凌晨,特朗普在推特上炮轰博尔顿是个“疯子”,并指责这个“心怀不满的无聊傻子”“整天就知道打仗”。

为阻止新书发布,特朗普政府在6月16日对博尔顿发起了诉讼,指控博尔顿这本592页的书“带有机密信息”。他们声称博尔顿违反了保密协议,书中含有国家机密信息,若在政府审查结束前出版,或将危及国家安全。

最初,特朗普急于寻找一位在伊朗问题上能与自己志同道合且更强硬的人,意图以此震慑对手,而博尔顿正是不二人选。

博尔顿外表文质彬彬,但内心强硬,曾就职于里根、老布什、小布什三任政府,是美国政坛著名的“”人物,以对外政策立场强硬著称。

他是福克斯新闻的“老朋友”,曾在电视上说“一切以总统的声音为准”。美国媒体称,正是因为博尔顿表示无条件支持特朗普的外交和国安理念,才让特朗普下定决心收了他。

博尔顿在获得任命后表态说:“美国当前正面临纷繁复杂的事务与挑战,我非常期待与特朗普总统及其领导团队共同努力,使我们的国家对内更安全,对外更强大。”

不过,人们并不看好这一组合。而且从2018年4月到2019年9月,博尔顿在担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的17个月内,没少和特朗普发生冲突。

比如,特朗普希望通过外交途径与伊朗达成和解,并与伊朗总统鲁哈尼“坐着聊聊天”,可博尔顿却极力主张对伊军事打击。2018年6月,伊朗击落一架美国无人侦察机,以博尔顿为首的白宫顾问马上向特朗普提交了一份对伊朗动武的计划,但被特朗普在最后时刻放弃。

其实,当时两人的分歧已见端倪,但特朗普还在死撑:“我是那个约束他(博尔顿)的人,也有其他一些比他更鸽派的人。这完全没有问题。”但事实上,博尔顿比特朗普想象得更强硬。

去年5月,朝鲜进行导弹试验,特朗普有意淡化此事对朝美会谈的影响,可博尔顿偏偏宣称“朝鲜试射导弹违反了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搞得特朗普下不来台。1个月后,特朗普和金正恩在板门店会面,而博尔顿却在此时被派到蒙古访问。

去年1月,美国及其一些盟国宣布委内瑞拉马杜罗政权“非法”,并支持委反对派领导人瓜伊多为“临时总统”。后来,委局势僵持数月,马杜罗与瓜伊多对峙的情况难有突破,特朗普也对委局势逐渐感到沮丧,并开始质疑对委战略。就在这时,博尔顿又与特朗普唱反调,要推动对委施加更大压力,并在8月宣称“现在是对委内瑞拉采取行动的时候了”。

如此“不知趣”的下属,哪个领导会喜欢?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特朗普实在忍不下去了,在社交网站上公布博尔顿被炒。

个性强硬的博尔顿自然不肯“认输”。特朗普刚发完解雇通知,他就表示,特朗普从来没有直接或者间接地要求他辞职,相反是他自己主动提出的。1天后,他又提交了一封几乎没有任何客气话的简短至极的辞职信:“我在此辞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一职,立即生效。感谢给了我为国家服务的机会。”

他出生于1948年,来自于马里兰州巴尔的摩的一个普通家庭。他的父亲是一名坚定的保守派共和党人。

还在读中学时,博尔顿就曾作为志愿者加入过亚利桑那州共和党议员戈德华特的总统竞选团队。当时,戈德华特被视为美国保守主义运动复苏的主要精神人物。尽管戈德华特后来败选,但博尔顿还是对这位精神人物充满了崇拜之情,并指责其落败是因为媒体的问题。

后来,博尔顿以全额奖学金方式考入耶鲁大学法学院,与小布什成为校友。不过,耶鲁大学的求学经历却在他心中埋下了鄙视上层精英的种子。当同学们忙于关注拳王阿里之时,他成为了副总统阿格纽团队的实习生。

大学期间,博尔顿成为《耶鲁保守派》的主编,还加入到了“耶鲁年轻共和党员”俱乐部。这段经历影响了他日后的政治倾向。

与博尔顿同宿舍楼的老友、最高法院官托马斯回忆,在认识博尔顿之前,他就听说过此人,大家都知道他是“右翼保守主义派”。

博尔顿读耶鲁期间,美国还发生了一件事——越南战争。与大部分反战的校友不同,博尔顿是越战的狂热支持者。然而,他并没有响应征兵令扛起钢枪上前线,而是入了马里兰州国民警卫队,躲过了一劫。

后来,博尔顿在自传《投降不是选项》中解释,他之所以没有前往越南战场,是因为自己早就意识到“战争已经输了”。

从耶鲁大学毕业后,博尔顿前往华盛顿开始了短暂的律师生涯,并于1985年进入里根政府的司法部,正式开启了从政之路。

路透社曾报道,博尔顿的办公室中有一件独特的装饰品——一把没有子弹的手枪,其强悍风格可见一斑。

一直以来,博尔顿都推崇“美国至上”,并对国际协定不信任、对联合国不屑,将对伊拉克、叙利亚、古巴等国的敌视发挥得淋漓尽致。

在伊拉克问题上,他坚称国际监督对伊拉克政权起不了威慑作用,“如果联合国派出足够人手的话,他们肯定能够找到伊拉克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如果联合国找不到的话,那美国只有挺身而出了。”

然而,历史已经证明,布什政府最后向伊拉克发动的这场战争是多么可笑的。博尔顿却对此辩解,伊拉克人民需要感谢美国军队的到来,因为美国军队帮助他们除掉了萨达姆这个暴君。

2001年,博尔顿被任命为军控与国际安全事务的副国务卿。1年后,他在公开演讲中指控古巴研制生物武器,指责古巴政府与利比亚和伊朗勾结。

2003年,他又提出叙利亚试图制造核武器和生物武器,对美国构成紧迫威胁。但情报部门官员随后指出,他的说法夸大了情报信息。

一些代表们称,博尔顿经常在安理会会议上喧宾夺主、出言不逊。他曾说:“从来就没有联合国,只有世界上真正的大国——那就是美国——领导的国际社会。”

不仅如此,他甚至公开威胁不缴纳联合国会费,以免会费被人“贪污”,令美国和联合国关系紧张。不得不说,在这点上,他倒是和特朗普有些相似。

曾担任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幕僚长的布林肯透露,委员会一度对博尔顿在国务院的工作进行审查,发现他的一种行为模式——“试图操纵情报,让情报信息支持他的个人观点”。

在官场上转了一圈,博尔顿成功树敌无数,不少人对小布什说赶紧换人,小布什却不肯放弃。最后,还是博尔顿自己递交了辞呈。

他加入保守派研究机构美国企业公共政策研究所,成为福克斯新闻的常客;同时也在主流媒体发表评论文章,还担任一个反伊朗组织的付费演讲嘉宾;奥巴马执政期间,博尔顿撰文批判奥巴马政府在外交上“没有骨气”,并对奥巴马政府签署伊核协议、恢复与古巴外交关系等做法持绝对否定态度……

善于制造矛盾和仇恨的“狂人”博尔顿,永远以“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的霸道态度对待他国。因为在他的世界里,正如他的外交“名言”一样,“外交本身不是目的,一切外交的目的都是提升美国的利益”。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