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高层人事再地震对华人物博尔顿“被辞职”内幕曝光

特朗普的处理方式依然很“特朗普”:在个人推特上宣布这一决定。他表示已要求博尔顿辞职,并指出他“与政府其他人一样,强烈反对博尔顿的很多建议”。

特朗普还补充,他将在“下周”任命一位新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白宫随后宣布,博尔顿的职位将由白宫副国家安全顾问库珀曼(Charles Kupperman)暂时代任。

这次解雇是“如此突然”,在特朗普发表解雇推特仅一个小时前,白宫刚刚更新日程:博尔顿当天将出席与国务卿蓬佩奥、财政部长姆努钦的新闻发布会。

但据报道,博尔顿在遭特朗普“在线炒鱿鱼”后就离开了白宫。而更有趣的是,蓬佩奥在当天的吹风会上被问及博尔顿的离开,他露出了笑容,说“我一点都不惊讶”。一旁的姆努钦也笑了。

一位美国政府高级官员向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表示,过去的几个月里,博尔顿在对伊朗,包括如今对于阿富汗的声明和态度上,都令特朗普愈发“感到恼火”。

这位官员还称,特朗普不再相信他的国家安全顾问能够拥护总统的议程,相反特朗普感觉博尔顿在损害他的声誉。

路透社称,博尔顿反对国务院提出的与组织签署和平协议的计划,称领导人不值得信任。而蓬佩奥及其他幕僚则支持达成协议。

“解雇博尔顿没什么让人意外的。特朗普希望与伊朗、和朝鲜达成交易。他显然认为没有博尔顿这一切会更容易做到,所以博尔顿出局了。”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汤姆赖特(Tom Wright)表示。

白宫高层之间关系同样紧张:博尔顿与国务卿蓬佩奥在国际议题上争夺政策话语权,几个星期内两人互相没有说过一句话,关系已经“跌入谷底”。博尔顿与白宫代理幕僚长马尔瓦尼(Mick Mulvaney)的关系也冰冻三尺。

CNN称,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高层之间的紧张关系已经演变成“全面的敌意”,博尔顿所领导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其他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之间更是存在“严重脱节”。

此外,美国有官员认为,博尔顿要为今年2月特朗普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河内会晤的破裂负责,因为博尔顿提出了一些令金正恩无法接受的强硬要求。

消息人士称,博尔顿一直带大量工作人员出行,有时乘坐不同于总统的飞机,“几乎像国务卿一样行事”。

BBC也披露,特朗普与博尔顿的不和早有苗头。近几个月内,媒体多次披露博尔顿被排除在白宫重要会议之外。

今年七月,特朗普在日本G20峰会上与外国元首谈笑风生、突然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朝韩边境见面时,作为国家安全顾问的博尔顿,居然被派往对美国外交来说优先权重较低的蒙古。

博尔顿是一名受过耶鲁教育的律师,深谙官场之道。在被解雇前,关于特朗普会否解雇他的问题,已经流传了几个月之久。

特朗普发布辞退消息后,博尔顿似乎就他是“被炒”还是主动辞职有不同解读,他10日在推特上说,他前一晚请辞,而特朗普当时回应:我们明天再聊。

就在今年5月,特朗普还曾驳斥了他对博尔顿感到厌烦的说法,称即使博尔顿的建议与其他高级顾问不合拍,他仍很看重博尔顿的意见。

特朗普任内,美国政府高层人事变动频繁,国务卿、国家安全顾问、白宫幕僚长及多个重要部长职位已经多次换人,在美国政治史上前所未见。

据悉,博尔顿出生于1948年,曾就职于里根、老布什、小布什三任政府,是美国政坛著名的“”人物,以对外政策立场强硬著称。

博尔顿过去抨击奥巴马政府的外交政策不够强硬,反对伊朗核协议与美古恢复外交,这与特朗普的方针不谋而合。

跟特朗普类似,博尔顿也躲过越战征兵。“我不会为一场无用的斗争浪费时间,”他在自传中写道,他认为越战只是美国自由派的垂死挣扎。

在美国认定俄罗斯没有遵守冷战时期的军控条约后,博尔顿对美国上月决定退出《中程导弹条约》也起到了影响。

但特朗普与博尔顿近来就朝鲜、阿富汗、俄罗斯等对外议题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博尔顿的立场更为好战,特朗普则更倾向于达成协议。

同时,博尔顿也被认为是特朗普政府中的对华人物。他今年8月12日访问英国,就曾敦促伦敦在伊核和华为公司等问题上采取强硬立场。

博尔顿访英时表示,英国官员已经告诉他,新上任的约翰逊政府将重新考虑英国是否应该使用中国华为公司的5G通信网络。

就在十几天前,8月30日,博尔顿在访问乌克兰时妄称中国窃取美国军事技术,只因他觉得中国第五代战机和F-35“长得一样”。此话迅速遭到了中国驻乌克兰大使杜伟的驳斥。

此外,博尔顿还妄言,中国企图通过“一带一路”以及各类具有吸引力的投资,进行全球经济扩张。他将向美国的朋友和伙伴警示中国投资带来的风险。

8月28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对博尔顿上述言论回应称,中方对博尔顿先生抹黑“一带一路”合作、挑拨他国关系的行为表示坚决反对。

但耿爽也表示,坦率地讲,中方对此也并不感到意外。 他强调,与美国一些人奉行的“美国优先”理念不同,中国的合作始终坚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不断取得互利共赢成果。相信世界上大多数国家能够基于客观事实,独立地作出符合自身利益的政策选择。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