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南斯拉夫少将在法庭上当众喝下毒药以死证明自己的清白

照片上的这位前南斯拉夫少将,因不甘受“国际军事法庭”之羞辱,在法庭上当众喝下毒药,以死证明自己的清白。

斯洛博丹·普拉利亚克出生于二战结束的1945年,父亲是南斯拉夫游击队干部,后来成为铁托政权“国家保卫局”的官员。

大学毕业后,他辞掉了职高老师的职位,当了一个自由艺术家,当上了剧院导演。上世纪八十年代,他先后执导了几部电视剧,很有名气。

1991年南斯拉夫内战爆发后,他志愿参加了新成立的克罗地亚国军。尽管没有接受过军事教育,但他率领这支杂牌军在前线成功击退了南斯拉夫人民军和“克拉伊纳塞族共和国”军,从而成为了克罗地亚家喻户晓的传奇英雄。

克罗地亚独立后,普拉利亚克被授予克军少将军衔,当选克罗地亚国防委员会委员、克罗地亚国家联合国维和部队事务委员会成员等要职。

1993年11月,他因同波黑克族聚居区当地的克罗地亚民族主义军头发生冲突而离职。随后,他开始经商,利用自己的人脉创办了一家公司。公司很红火,在2000年代,每年就有2000万人民币的利润,因此估计他身家数亿。

投案后,他被移交给前南问题国际法庭。在他的起诉书中,被指控对人口实施大规模战争罪行,法庭判处他20年监禁。

普拉利亚克不服判决,提出了上诉,宁死都不肯承认自己是战犯。在他的坚持下,2017年11月29日,前南问题国际法庭再次开庭,审判结果依旧认定他有罪。

在这种不公正的判决下,普拉利亚克的情绪彻底崩溃了。他情绪激动,在法庭上喊出了他人生中最后的一句话:

后来得知,普拉里亚克饮下的是,这是呈无色或白色、有杏仁味且易溶于水的固体。人类只要摄入0.1克,几分钟内便可能出现心跳减缓,失去意识等症状,若无尽快解毒,几小时内就会停止心跳。

普拉里亚克吞下毒药后,跌坐椅子上。他的律师伊凡诺维奇 距离他比较近,把这一幕看在眼里,立即高喊:“庭上!我的客户服了毒!”

直到普拉里亚克开始大声喘气,眼睛失去光彩,警卫才赶过来把他放倒在地上。法庭医务室随后派来两名医生,替普拉里亚克施行心肺复苏术。20分钟后,医疗急救人员抵达法庭,又过了40分钟才送他去医院。

普拉里亚克居住在戒备森严的监狱里,进入法庭大楼时已经脱光衣服接受了搜身。所有物品都要经过X光机检验,就像飞机安检一样,金属、液体都不能出现。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