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人遇难罗布泊事件的真相来了!搜救人员详细解析

四川某改装店组织自驾车队从甘肃敦煌出发,未经批准非法穿越新疆若羌境内国家级野骆驼自然保护区和军事禁区罗布泊,导致4人遇难。

8月6日,无人区再次发生被困事件。青海省海西州公安指挥中心接报警,广东8名游客(含4老2小)自驾到青海火星营地旅游,被困无人区,商务车故障,已无饮水食物,茫崖、柴旦两地公安接警后联合出警,投入4批次50余名警力全力搜救,经过困难重重,耗时18小时终于找到8名被困人员,所幸身体并无大碍。(早前报道:)

事发后,中国探险协会对上述两起事件进行了相关事故报告分析,昨天,橙柿互动联系采访了中国探险协会以及该协会会员,也是罗布泊事故中搜寻者刘杰。

中国探险协会理事、探险家宗同昌多次应邀参加相关部门组织的罗布泊科学考察、文化探险。图由中国探险协会提供

他说,自驾探险一定要找一个专业、有资质、有经验的探险领队,而不是自称有向导或领队“经验”但并无资质的人员,就能够规避绝大部分麻烦和事故。

对于车辆、装备以及迷路或者遇到突发事件处置,刘杰表示,建议自驾或结伴旅行者会使用奥维地图或GPS操作,能确切知道自己离外界有多远,如果比较近,比如几公里,你可以选择在比较凉快的时候走出去。如果你不知道走出去有多远,或者压根不知道自己在哪,就踏实在车里等待救援,减少不必要的体能消耗,也许还有获救的希望。

一线搜救者详细解析罗布泊事故线日,由四川某汽车改装店组织的自驾车队从甘肃敦煌出发,未经批准非法穿越新疆若羌境内国家级野骆驼自然保护区和军事禁区罗布泊,导致4人遇难,震惊全国。

7月21日、7月22日,敦煌当地贾姓向导两次找我,请我为其客人“穿越大海道”担任向导,我认为线路太简单予以拒绝,他们又找敦煌段姓向导,当天谈妥,当天出发,开始穿越。

7月27日早晨,该车队部分成员返回敦煌,四川组织者向敦煌派出所报警,称1车4人失联。敦煌、若羌警方开展联合搜救,发现3人遇难1人失踪。

13点11分发现一具遗体,所穿衣物与前几日找我时相同,应该就是失踪的贾姓向导,即刻报警,鉴于网上信息以讹传讹,现将相关情况予以澄清。

我之前听说这个四川组织者带来的车队,一共9台车,车和人是该改装俱乐部组织来的,大多来自四川。

我7月29日中午12点左右,从××××(注:为避免效仿,中探协谨慎删去爽歪歪提及的地名)附近的戈壁上绕了一大圈,才进入沙漠。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这个季节,罗布泊地表温度60-70摄氏度,即使什么事都不干,也能把人晒晕,更别说徒步,又热,又累,又出汗,人很快就受不了。如果水再没了,更要命!

出事车队向导自带有备用油。在加备用油的时候,发现油料有问题。可能油料存放时间太长,或是在小加油站买到了不合格的油。

是段姓向导和贾姓向导用出事车队中客人的卫星电话,共同联系的送油车,给车队送油。送来的油,有汽油,也有柴油。在重新加油的时候,错把柴油加到1台霸王龙的油箱里,导致车辆严重故障。

贾姓向导曾多次前往罗布泊,不存在迷路的情况。他们一开始的目标就是罗布泊,只不过打着去大海道的名义,怕别人知道后惹麻烦。后来,我了解到,他们是从八龙沟进的罗布泊。

完全不是。是那辆因加油导致故障的道奇霸王龙车不能正常行驶,车主着急,想先出罗布泊,联系救援车救援。

车队里这两位向导商量,决定由段姓向导率领大部队继续穿越;由贾姓向导开江淮柴油皮卡,带1名汽修工,拉着2位故障霸王龙车主,带故障陆巡车上的3位客人,一共7人,先出罗布泊,找救援车、修车,之后这一队再返回,跟上大部队。7月24日,他们2车7人,与大部队分开。

另一台加油导致故障的丰田陆巡,起初还能“带病”走,是这两台车一起往外走。只不过没走多远,陆巡就彻底动不了了。陆巡车上载着的3个人,因皮卡上已有4人,坐不下,无法转移到皮卡车。贾姓向导就决定先开皮卡走,说等送完男车主、女车主后,再返回来拉陆巡车上这3位去找大部队。因等贾姓向导的时间过长,故障陆巡车上的3人实在熬不住,便徒步返回之前故障的霸王龙车辆处,竟然等到返回的大部队,得以获救。

但出事的这几个人,因盲目自信,认为所在位置临近公路,几个小时就能到,到了外面就能买水,所以只带了1天的饮水——以为够跑一个来回,就把其他物资留给了大部队。

发现贾姓向导遗体的位置,距离望舒村只有12公里,距离雅丹地质公园大雁派出所只有20公里左右。

贾姓向导遇难的地点在陷车位置正东8.1公里,其他3人遇难的地点在陷车位置东南7.8公里。贾姓向导遇难地与其他3人遇难地相差3.2公里。

这3人产生恐惧,决定也徒步向外走,但方向却偏东南。我还发现,贾姓向导遗体腐烂的程度比这3人严重。

我认识贾姓向导好几年了,他对卫星地图和GPS导航都不熟悉,虽然多次带队穿越罗布泊,但其实都是他先招人,再请别人带队,他是坐别人车一起进去。

贾姓向导驾驶技术不好,沙漠驾驶技术就更不行,GPS和导航也不懂。我认为,皮卡陷车后,他不是不自救,而是不会自救。

剩下3人也没自救,皮卡车一切正常,油箱也是满的,只是陷车而已。如果他们不弃车出走,而是坐在车上吹着空调,没准最后能等到救援,也就不会人没了。

根据爽歪歪掌握的上述情况,此次罗布泊事故的真实原因是穿越者未遵守国家法律和地方法规,未经批准,非法穿越,无周详的探险方案和应急救援预案,探险行动未纳入“户外救援互助系统”,对目的地的地理、气候了解不足,探险装备及物资准备不足,向导没有专业领队的资质,无野外生存及救援能力,对卫星地图/ GPS导航不熟悉,未配备合格的卫星电话,也没有可锁定位置并收发北斗消息的智能手机,沙漠驾驶技术不合格,陷车后处理不当,导致悲剧发生。

8月6日15时58分,青海省海西州公安指挥中心接报警,1辆广东自驾商务车,8名游客含4老2小被困无人区,商务车故障,已无饮水食物。

报案人远在广东,收到母亲求救短信,电话却无法接通,茫崖、柴旦两地公安接警后联合出警,投入4批次50余名警力全力搜救。

从现场视频看,故障车辆为老款丰田海狮8或9座商务车。该车型为前置、前驱,疑因满载导致陷车,而非故障——老款丰田车质量很好,通常不会出现大故障。8人满载,很容易陷入沙地中。而前驱车沙地脱困,难度大,现场虽有脱困措施,但无专业脱困工具。西北大环线很多人会选择商务车出行,载人多,空间大,舒适可靠——前提是不下公路。如果下公路,或者走废弃公路,很容易陷车,且自救困难。

废弃的茶冷公路及315国道路段,雅丹地貌显著,常年风沙大,砂砾淹没道路,致使车辆迷路、受困,故多年前就已废弃。

“我们驾车从冷湖镇出发,沿废弃的茶冷公路,行驶80公里后陷车。这里绝大部分路都被沙子掩埋,断断续续,很难找到正确的公路,只能看着地图大致判断路的走向。到处都是雅丹,还有像山一样的沙丘,手机没有信号,只能选择在车里睡一晚再徒步出去求援。

由此可见,2023年8月6日,人员、车辆被困所在地为非旅游常规路线、非景区、且风险系数较高的无人区。对普通游客来说,被困于此,若无外援,很难脱困。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的人已不满足于“吃住行、游购娱”等传统旅游方式,追求探索极致和神秘的快感让越来越多的人跃跃欲试。

目前无人区大多属于自然保护区,未经批准不可入内。通常情况下,人为铺装过的道路有头有尾,路程确定,且路基坚实,通行风险较低。

但在无人区内,进入的车辆往往按自己的导航或意愿行走,碾轧形成大量无序的车辙道路,这种道路起点、终点、后续路况、是否通畅、是否存在危险皆未知,风险极大。

一种是穿越者会自驾车辆前往,多联系当地的领队或向导,负责安排衣、食、住、行、备用油料,并购买保险及救援。

另一种是搭车,由组织者负责车辆、后勤等一切事宜,参与者只需报名搭车参与活动即可,组织者根据报名人数配备穿越车辆及相关工作人员。

还有一种是结伴,也是此次穿越方式,由组织者发布结伴活动,参与者报名,自行带车参加,组织者负责路线规划、地接、购买保险及联系后勤保障等。

导航及通讯类:车载电台或手台;指南针;卫星定位器或导航设备;防水和耐高低温的卫星电话或至少有可锁定位置并收发北斗消息的智能手机;接入“户外预警救援互助平台”。

探险不是冒险,准备周详的探险方案+应急救援预案,向相关政府部门报备行程,申请获准后,有具资质的探险领队,有可靠的场域外救援队,有适配的越野车,有合格的户外探险装备与充足的物资,开通“户外预警救援互助平台”,有可锁定位置并收发北斗消息的智能手机,有防高温防水抗摔话费充足的卫星电话方可出行。

2022年共发生户外探险事故372起,涉及人员伤亡事故326起,受伤194人,死亡162人,失踪52人。

中国探险协会成立于1993年3月,是在民政部登记、注册的国家一级社团,是中国探险产业的行业协会。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