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fano Ricci 用 45 年走进了金字塔顶端富豪们的衣帽间

在纽约公园大道上的 Stefano Ricci 精品店里,品牌创意总监 Filippo Ricci 正在讲述一位富有企业家顾客的故事。

Filippo 是品牌创始人的幼子。他说:「有一年他(指企业家顾客)大儿子结婚,从我们工坊定制了一对 3 克拉的钻石袖扣。」这对袖扣价值 10 万美元,他补充道。

「一年后,他另一个儿子也要结婚了。我们给他展示了一条 8 万美元的领带,上面缝了 100 颗钻石。这样的领带一共只做了六条,其中一条的买家是 Elton John。当我们亲自把领带送过去的时候,顺便问了一句,那对袖扣你还喜欢吧?」

34 岁的 Filippo 记得,那个人耸了耸肩,轻描淡写地回答,「你知道吗?我在婚礼上把它们弄丢了,当时我玩儿得太高兴了。」

近四十年来,Stefano Ricci 在时尚界占据了一个独特的山头。作为超级男性化、超级昂贵的男装和配饰的制造商,这个被牢牢掌控在家族手中的品牌为克林姆林宫的权利掮客、中东的石油家族,以及意大利著名男高音 Andrea Bocelli、Tom Cruise 等名人明星,和曼德拉、科尔这样的国际领导人服务。

由于专攻俄罗斯、中国和中东等新兴市场,Stefano Ricci 和同样源自佛罗伦萨的 Gucci、Ferragamo 不同,它在美国知名度并不高。

但就在权利的天平向着东方倾斜之时,特朗普和普京等领导人复兴了那种毫无歉意的强人形象 —— 这个时代也许正是 Stefano Ricci 这种主打「寡头风格」的奢侈品牌的好时候。

让我们一起想象一只雄鹰的形象吧:这只飞禽不仅在美国象征着强烈的个人主义,在中国也象征着力量,在中东则是皇室荣耀的标志;而在俄罗斯,它代表统治权威的历史可以一直追溯到沙皇时期。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雄鹰是最适合 Stefano Ricci 的标识。它出现在了售价 5,000 美元的鳄鱼皮运动鞋上、1,950 美元的丝绸鳄鱼皮拼接棒球帽上,以及 2,000 美元的鳄鱼皮面绲边墨镜上。公司甚至用铜制鹰头代替了门店模特的脑袋。

67 岁的 Stefano Ricci 在八月的一次采访中说:「我在情感上和雄鹰这个概念以及它的优雅联系在一起。雄鹰代表着力量和控制。」

如果你商品的受众是国家领导人,那么,一套售价 25,000 美元的西装,或者一件深受企业家青睐的 12 万美元的鳄鱼皮 T 恤就很合情合理了。对于 Stefano Ricci 的顾客而言,「穿什么」有着重要的心理意义 ——它必须能够提醒所有人,这些衣物的主人是凌驾世间的巨头。

从 1972 年开始,这个会去坦桑尼亚狩猎水牛,在自家位于托斯卡纳乡间的庄园上驯养猎鹰,还一直携带非洲通灵人赠送的象牙袖扣的佛罗伦萨人已经找到了自己的方向。但这个方向似乎需要 GPS 定位才能搞清楚,因为在 Stefano Ricci 位于全球的 54 家店铺中,除了选址米兰和伦敦这类传统时尚之都外,还有一些开在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阿塞拜疆首都巴库和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

1993 年,Stefano Ricci 就在中国开设了第一家专卖店,这种向东方的扩张如同一条逆行的丝绸之路,并一直是公司的战略。Stefano 说,那时候,买一条 Stefano Ricci 的领带要花掉一个普通中国工薪阶层四个月的工资。

他说:「从那些步速比我见过的所有人都快的年轻人眼中,我看到了能量。我当时就断定:天哪,中国人总有一天会征服全世界。」

随着中国在接下来的四分之一个世纪里的城市化进程,公司又陆续开设了 11 家精品店,其中包括上海一家面积 2,000 平米的「府邸」式店铺。店铺的二楼是一家私密俱乐部,仅供年消费 10 万美元以上的顾客使用,源源不断地供应高斯巴雪茄和佛罗伦萨主厨烹制的白松露意式饺子。

Stefano Ricci 纽约精品店的店内展示,一只由公司「吉祥物」雄鹰抓着的鳄鱼公文包,摄影 /Yana Paskova

而 Stefano 踏足俄罗斯的时间更为久远。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他就和新兴的资本家建立了联系,并于 2004 年开设了首家莫斯科精品店。七年后,Stefano Ricci 庆祝了自己在莫斯科第二家精品店的开业,与克林姆林宫近在咫尺,开业当天的奢华时装秀邀请了 5,000 名宾客。

实际上,克林姆林宫内部所选购的来自 18 世纪丝绸工坊 Antico Setificio Fiorentino 生产的奢侈丝绸窗帘和内饰,2009 年已被 Stefano Ricci 收购。去年,Stefano Ricci 为到访佛罗伦萨的教皇方济各呈上了用这家手工作坊生产的面料制作的丝缎十字褡。

历史悠久的作坊也为 Stefano Ricci 的家居部门提供了独有的 Ermisino 等面料。这种闪闪发光的塔夫绸由不同颜色的丝线织成,从文艺复兴时期开始,就是贵族阶级的最爱。顾客们用这种面料装饰自己 2,000 平米的富丽庄园,以及他们长达 70 米的游艇。

Filippo 在解释公司的游艇内饰生意时说:「你怎么定义追求极致?什么是你能买到的最奢侈的东西?答案是一艘巨大的游艇。它比飞机和豪车都奢侈,因为你一年里也就能用上 3 个星期,但它能花掉你 1 亿美元。这才是超顶级的奢侈。」

公司讲求不惜工本,一套度身定制的 Stefano Ricci 套装售价至少 8 千美元,超过 2.5 万美元也不足为奇,摄影 / Yana Paskova

几年前,「某国家领导人」即将出席八国集团峰会,并要在重要场合露面。依照公司规程,Filippo 拒绝透露他的姓名。当时,这名客户要求新的定制套装能让他威严毕露,于是,Stefano Ricci 派了一名裁缝,专门飞往峰会举办地,两天之内顺利完成了任务。

此外,还有一位中东客户,每个月都会派飞机到佛罗伦萨收取 100 件真丝 T 恤,每件的单价高达 1,000 美元。Filippo 说:「他只穿真丝 T 恤。一个月只有 30 来天,也就是说,他每天要换 3 件 T 恤。」

譬如有一次,某乌克兰富豪要求 Stefano Ricci 设计一款鳄鱼皮雨衣,采用貂皮领口,并提出使用特定的柠檬黄色,以便和他的哈雷摩托车搭配。「我们最后说服了他,把它改成了黑色。」Filippo 说。

品牌的客户非富即贵,也难怪Stefano Ricci 精品店看上去更像是典雅的私人会所,而非商店卖场。

Stefano Ricci 的纽约旗舰店位于公园大道,于 2004 年开业。这家两层楼的店内用锃亮的胡桃木镶板装饰,地板均由石灰华铺就,楼梯的扶手上则铺衬着鳄鱼皮。另外,这里还有不少 6 万美元一把的椅子 —— 或许称其为「宝座」更加恰当 —— 上面同样铺有鳄鱼皮套,供客户小憩。由于公司每年要消耗 2 万张鳄鱼皮,因此最近刚在澳大利亚达尔文市建立了自己的鳄鱼养殖场。

Filippo 说:「鳄鱼这种动物很神奇,因为它是肉食动物,特别凶猛。人们害怕它,可又对它十分着迷。」

也许有人会觉得,Stefano Ricci 的设计风格会导致过度捕杀(而且不仅仅是杀害沼泽地里的爬行动物),但是不惜工本的理念与其奢华的品质颇为契合。因为一套度身定制的 Stefano Ricci 套装至少售价 8 千美元,随随便便就会超过 2.5 万美元。

从某种意义上说,一切都物尽所值。如今,Stefano 依旧亲自用铅笔绘制设计草图,Filippo 说「他甚至连 iPhone 都没有」。不少套装采用的是限量版面料,「可能全世界用这种布料制作的套装只有十来件而已。」Filippo 补充道。为确保产品独一无二,公司每年都会销毁几千件库存,包括 T 恤、牛仔裤,甚至是套装,而不是减价甩卖。

此外,针对通勤上班族的西服,其他品牌一般采用相对厚重、耐穿的布料,比如 Super 100 的羊毛(Super 值用来衡量羊毛纤维粗细程度,数值越大则羊毛越细)。但是,Stefano Ricci 的西服以更为纤细的 Super 150 为起点,甚至是极细的 Super 240 羊毛,粗细仅为普通人头发直径的五分之一,故而对湿度和穿着方式都非常敏感。

有趣的是,1996 年,Stefano Ricci 最著名的客户曼德拉在白金汉宫参加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为他而设的宴会时,并没有穿这种西服。这位前南非总统和女王会面时穿着黑色真丝提花 T 恤和宽松便裤,来自 Stefano Ricci 品牌的赌场休闲款。据 Filippo 称,曼德拉后来告诉 Ricci 一家说,女王当时说对他了句:「你的恤衫真不错。」

正如米兰是意大利时尚的圣地,佛罗伦萨在当地人眼中则是时尚的发源地。某种意义上说,在美第奇家族的统治下,文艺复兴时期的佛罗伦萨也成为了资本主义的摇篮。

品牌创始人 Stafano 早前接受电话采访时说,他简直无法想像 Stefano Ricci 的故乡不是佛罗伦萨会怎样。当时,他正身处佛罗伦萨北部乡间,坐在托斯卡纳山丘间 1800 英亩的家族庄园 Poggio ai Segugi 里。

Stefano 在电话中说,Stefano Ricci 品牌显赫的客户群「和我出生的城市息息相关。只要身处佛罗伦萨,你就会习惯追求卓越。你会习惯于触摸雕塑、油画的情感,习惯于关注屋顶的建筑细节。我对待工作只有一种方式,除了这种方式外,没有其它选择。」

Stefano 传承了祖辈在服装业工作的传统(他母亲曾为贵妇提供丝质睡衣),他喜欢打扮成乡绅的模样,穿褐黄色夹克和打猎服,绕着他装修一新的 17 世纪城堡散步。此外,他还在城堡外养了 22 只猎犬和许多野猪。

鉴于 Stefano Ricci 和资本主义的联系,难怪 Ricci 一家总喜欢开玩笑说,他们蓄着胡须的族长和马克思长得简直一模一样。

将 Ricci 一家凝聚在一起的远不止他们的幽默感。家庭成员还包括 Stefano 的妻子 Claudia 和他们的长子、40 岁的 Niccolo,后者也是公司的联合首席执行官。Filippo 说:「和所有意大利家庭一样,我们家妈妈说了算。」

一家人会在一起赛车。他们会在意大利 Mille Miglia 老爷车大赛上,开着足以收进博物馆的 1993 年款阿斯顿 · 马丁 Le Mans 或是 1952 年款的捷豹 XK120 比赛。

大家也会一起打猎。他们会骑着马,在加拿大落基山脉追踪驼鹿的踪影,或是前往刚果河流域,在俾格米人向导的带领下寻找行踪诡秘的肯尼亚林羚。Filippo 说,大约 15 年前,小唐纳德 · 特朗普(美国现任总统的长子)曾跟着 Ricci 一家在打猎,只不过,那时「他还只是个房地产商的儿子」。

尽管 Stefano 总在世界各地穿行,但他一开始就没有忽视美国市场。今年,公司还计划在迈阿密和拉斯维加斯开设两家新店,这将使美国境内的精品店总数达到 5 家。

迈阿密的精品店将开设于新兴的设计区内,那里是奢侈品和艺术的天下。店内将采用更为明亮宽敞的室内设计,除了传统的西装,还会重点推出运动休闲服,以满足年轻一代的需要(位于拉斯维加斯永利广场的精品店也同样如此)。Filippo 说,赌城能为公司带来广阔机遇,「人们赢了就会花钱庆祝;万一输了,也一样会花钱让自己好受些。」

而一切扩大规模的决定都有风险,这次也不例外,特别是在经济的不确定性加剧的今天,奢侈品行业岌岌可危,风险尤其难料。

可是,暂不提其它,Stefano 认为天空能为他带来指引。他说,在旅行途中,从加拿大西北地区到北美洲的育空河,再到阿尔卑斯山脉和南美洲,「总有雄鹰在我头顶盘旋,我也一直恳求雄鹰能保佑我平安回家」。

「也许我不配拥有天使守护,」烟瘾颇大的他咳嗽了一声说道,「但知道他们存在,我就心满意足了。」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