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安全顾问博尔顿狂妄自大且看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如何评价他

无知者无畏。博尔顿狂妄自大,鼓吹战争,渲染动武,看不清大势,跟不上时代发展,特朗普任命博尔顿为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本身就是一种错。目前特朗普已经认识到问题,私下多次表态称,他不喜欢博尔顿,博尔顿正在怂恿他走上错误的道路。特朗普几乎从来不会自责,但任用博尔顿,特朗普后悔了,博尔顿离走人也不远了——外界预测,短则一月内,长则今年底,最迟明年初。

博尔顿确实不合适干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这个职务。安全顾问是为美国总统提供准确安全信息,让总统作出正确安全决策,而博尔顿恰恰相反,常常误导特朗普。比如,在委内瑞拉问题上,博尔顿一直鼓吹对委内瑞拉的所有选项摆上桌面,因而让特朗普误认为,凭借委内瑞拉反对派领袖瓜伊多领导的街头运动,就能将委内瑞拉合法总统马杜罗的政权推翻。这一方面暴露出特朗普是政治素人、军事素人,另一方面也说明博尔顿误导特朗普。

翻看博尔顿的简历可以看出,博尔顿本身就是一个不可重用的人物。1985年-1989年,博尔顿在里根政府担任助理司法部长;1989年-1993年,在老布什政府担任主管国际组织事务的助理国务卿;2001年-2005年,在小布什政府中出任美国副国务卿,主管军控事务;2005年,出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如果博尔顿有能力、有水平、受重用,也许不应该仅仅是现在的一个安全顾问。

再看博尔顿的很多观点,根本不合时宜,都什么时候了,还在鼓吹战争,还要奉行单边主义和强硬外交政策,甚至批评联合国效率低下。特别是博尔顿关于美国与联合国关系的一些言论广受诟病。

比如,博尔顿说:“如果让我来改革联合国安理会,我只会设一个常任理事国,那就是美国,因为这才是当今世界力量分配的真实反映。”呵呵,世人只能说,永远不可能让博尔顿改革联合国安理会。世界各国现在比较一致的看法是,应该把美国撵出联合国,应该把联合国总部搬离美国。

又如,博尔顿还说:“联合国大会需要更多地将工作重点转移到国际反恐行动等领域中去,而联合国需要进行改革,成为一个‘更具效率和没有腐败’的国际机构,美国的领导力将‘非常重要’。”呵呵,博尔顿说来说去,还是美国至上,美国天下第一。其实博尔顿应该说,美国的领导力将“非常重要”,博尔顿将“领导美国”。呵呵,让人笑掉大牙,博尔顿应该竞选2020年美国总统。

博尔顿还有很多引起广泛争议的言论。比如他说,美国同世界的关系,就是锤子与钉子的关系,美国爱敲打谁就敲打谁。呵呵,不得不佩服,美国总统不敢说的话,博尔顿也敢说;但美国总统就是这么做的,博尔顿没有权力也不敢这么做,最多就是过过嘴瘾。而博尔顿现在过嘴瘾,已经引起特朗普不满,也许过嘴瘾的机会也为数不多了。

因为博尔顿非常可恶,评价和诅咒博尔顿的人非常多,也许还是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对博尔顿的评价最到位、最中肯。小布什执政时期,由于小布什所在的共和党在美国中期选举中失败,小布什对博尔顿的临时任命不可能得到参议院的正式批准,博尔顿只能辞职。当博尔顿辞职的消息传出时,安南评价说:“他终于做出了人们希望他做的一件事。”2018年8月18日,安南已经病逝,如果安南健在,看到博尔顿一直鼓吹对委内瑞拉、伊朗动武,又会如何评价博尔顿呢?(毛开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